马斯克的脑机接口靠谱吗?专家:距离人佩戴还很远


北京时间8月29日6点40分,埃隆·马斯克召开Neuralink发布会,向世界展示了一只大脑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赛博朋克猪”,植入设备后,小猪不仅仍然活蹦乱跳,且其每一步动作的大脑电信号都可以直观的在大屏幕上显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Neuralink成立于2016年,为马斯克旗下公司,该公司行事低调,2017年才正式进入人们的视野,其在官方账号中表示致力于“开发高带宽的脑机接口来链接人类和机器”。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马斯克此次的脑机接口试验距离Neuralink最终的目的——人类脑机接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科学院大学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博士OwlLite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目前脑机接口学科要实现工业应用面临控制理论的原则性限制与复杂性理论缺失两个根本性难题。“换言之,马斯克这次展示的内容在应用价值上并没有突破,人类临床实用仍然不大可能。”

新技术——硬币大小的脑机接口,植入当天即可出院

在发布会一开始的PPT中,马斯克就抛出了他的“宏伟构想”:“脑机接口可以解决的问题包括听觉缺失、记忆力缺失、中风等等”,他接着拿出了一枚硬币大小的设备,表示这就是最新研制的脑机接口。

马斯克表示,植入该设备只要一天即可出院,手术会绕开血管,不会有明显损伤。他接着向观众展示了一只已经植入Neuralink设备两个月,但依然活蹦乱跳的健康小猪,当小猪在场地中行走时,其脑电波信号通过脑机接口设备传输到了大屏幕上,以图像+声音的形式向观众展示了出来。“若通过这样的方式试验在人体上,可以感知甚至改善大脑的活动。”马斯克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此前Neuralink2019年夏天曾对外公布过的脑机接口设备在耳边设置了一个信号接收盒,对比来看此次马斯克展示的设备有了很大升级。

多伦多大学神经科学研究人员莫法认为,这一技术的突破点在于新型芯片的尺寸(Neuralink的芯片直径约为23毫米)、可移植性、储存信息的能力和无线传输的功能。

但相对于此次的技术突破,Neuralink公司目前正陷入窘境。

美国医疗媒体STAT近期对Neuralink的五位前雇员,以及四位相关领域专家和竞争对手进行了匿名采访。报道称,Neuralink希望用科技公司的方式——即快速行动,打破常规,来实现医疗上的目标。科学家被要求在几周内来完成需要几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这造成了巨大压力,情况最终演变成为神经科学家和工程师之间的反复争执,双方对公司的领导和策略问题发生分歧。几位前雇员表示,在这类冲突中,马斯克通常站在工程师一边。

STAT表示,Neuralink公司初期有8位科学家,最近公司只剩下了2位科学家。

在此次发布会上,马斯克也为Neuralink站台招人,他表示,Neuralink需要生物、外科、材料、化学等各种背景的人,“你不需要有大脑相关的工作经验。”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浏览Neuralink官网发现,该官网首页极其简洁,马斯克此次发布会的视频被放在了显眼位置,而后就是大幅的“招聘广告”,招聘的职位包括植入系统工程师,神经学工程师等,

脑机接口距离科幻电影还有多远?

在科幻电影中,人们可以直接通过机器转移记忆,学习技能。那么,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未来能否实现科幻电影中的场景?此次发布会展示的科技成果让人类在脑机接口领域走出了多远呢?OwlLite对此表示,马斯克此次展示的脑机接口“仅仅是一个好的实验设备”,不足以扭转基本的物理和生理原理。

有生物学领域相关专家告诉记者,Neuralink此次的演示在工程学方面有所突破,“比如脑机接口更小了,安装更便捷了,但仍然只是‘看上去很美’,因为脑机接口要实用,就必须做到在人脑皮层/神经元中解析出有用的控制信号,但目前这类理论严重缺失,我们并没有破解人类大脑的能力,马斯克的演示成果也没有一点涉及这方面。”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查阅资料发现, 目前科学界支持人机接口领域的理论基础较为陈旧,目前人类科学水平对人类大脑神经元通信的理解非常有限,还无法破解完整的大脑信号。此外,脑机接口技术的最终目的是达成脑-机接口闭环,但目前的技术仅仅支持从大脑到机器的通路,即从大脑提取信号再反映到外部世界,控制机械等。外部信号通过机器直接传入大脑是无法做到的,因此例如《黑客帝国》中直接从电脑下载程序学习功夫、开飞机等桥段在现实中无法实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早在2003年,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教授米格尔·尼科莱利斯团队就成功让恒河猴通过脑机接口控制了机械手,而根据浙江日报今年1月的报道,浙大求是高等研究院“脑机接口”团队1月16日宣布,已经完成了中国第一例植入式脑机接口运动功能重建临床转化研究。72岁的高位截瘫患者完全利用大脑皮层脑电信号,精准控制外部机械臂与机械手,实现三维空间的运动。

相比这些此前的研究成果,马斯克的演示并未有多少新鲜内容,有从事相关工作的网友表示,“虽然现在是2020年但我觉得自己活在10年前”。

在OwlLite看来,过去几十年,脑机接口技术中的电极和探针越来越精密,但对于人脑的复杂性来说,提高十个数量级也不到九牛一毛,远不到用脑机接口解读人脑的时候。

马斯克称,目前已经拿到了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许可,但OwlLite告诉记者,FDA的试验许可不难拿,但从目前马斯克展示的成果来看,尚不足以说服审查机构放行人体实验,“个人估计至少还需要补充恒河猴这样的灵长类动物试验”。OwlLite介绍,目前在脑机接口领域较为前沿的是匹兹堡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他们已经有截瘫病人配合试验,马斯克基本是重复他们的路线。”

而对于马斯克在发布会开场时表示脑机接口可以解决的听觉缺失、记忆力缺失、中风等问题,OwlLite表示目前这些问题都不能解决,“现在人工耳蜗只是接线,没有任何编码解码,而对于解决记忆力缺失问题,记忆和意识是什么?目前没有人知道。”

“现有脑机接口技术仅仅是初步解决脑—机方向的输出和控制问题,但控制效率和准确率很低,这主要在于基础原理限制,因此不从根本上重构现有脑机接口技术,脑机接口应用还将继续是一个‘有潜力的方向’,根据现有情况来看,脑机接口技术还离大规模商业实用有很远的距离,它更适合待在实验室里。”OwlLite总结道。

(原标题:马斯克的脑机接口靠谱吗?专家:距离人佩戴还很远)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cuzq.cn

cuoj.cn

b1m1.cn

cyov.cn

c9f1.cn

davj.cn

cjvs.cn

d5h7.cn

cjvd.cn

a6j2.cn

clgu.cn

c9h8.cn

cizd.cn

bvtp.cn

cvhk.cn

dbvo.cn

c2q5.cn

b9a8.cn

b6i2.cn

cukr.cn

coeq.cn

b3o7.cn

bvph.cn

c3o3.cn

bvln.cn

a6p6.cn

d3z8.cn

bvau.cn

c2g9.cn

bpve.cn

d3w7.cn

btfo.cn

bpoq.cn

d3x9.cn

b8c8.cn

cpuh.cn

b2e5.cn

bzxv.cn

cgro.cn

beuf.cn

d5m9.cn

b8n7.cn

cxvg.cn

d6t6.cn

a7m2.cn

bvia.cn

cumb.cn

dbib.cn

d5p1.cn

bqoz.cn

bzop.cn

d1r7.cn

b2i3.cn

cktu.cn

a7o1.cn

d5v3.cn

cmnu.cn

b9k2.cn

cbuo.cn

cyvb.cn

cmvw.cn

dcuz.cn

cgij.cn

cqve.cn

crej.cn

d1i8.cn

chvx.cn

bvbe.cn

civq.cn

d1y5.cn

crqu.cn

cvnp.cn

buau.cn

bveg.cn

daeg.cn

cfxu.cn

bpur.cn

c8q8.cn

cuuj.cn

d5o2.cn